Grace阿景

情字何解,怎落笔都不对。

《我是编剧》上 一篇未完结的凯我


#凯我#

我简直就是在作死。

镜头对面就是那个我曾经日思夜想,看个自拍都能在被窝里激动得滚一个晚上的男人。
而现在,他正和我亲自选定的女主角相拥而眠。
开拍二十多天来,我和他最多的接触就是给他讲戏了,这么一想,还真有些委屈。我承认我还喜欢他,这个电影的故事也是由那个年少时期我对他小小的喜欢而来的,但我本着大公无私的心,为他选了一个年轻貌美的演员,林茜。

现在我后悔了。

不知是不是他演技太好,我总能从他脉脉含情的眼神中看出真挚的喜欢。说实话,我有时还真不想他演得太到位,可偏偏他是个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十多年的老油条,我常常不用讲他便懂了,挑着嘴角冲我点头,眼神、语气也常常到位得不行,吻戏也总是一个肯定便亲自担下来。

拥抱后下一条便是吻戏了,面前一个挺拔的男生正死死地把女主红成番茄的脸按进自己地怀中,挑起她的下巴细腻地吻着,如天鹅绒轻轻挠过,但没有深入。
我实在难受,心头像是被人揉在手心里,突突地疼,低头假装咳嗽,移开视线不看。

副导在一旁倒是看得很认真,他“卡”的一声,我总算松了一口气,幸好是一条过。

心情本来舒畅了些,抬头又忽然看到满脸通红的林茜,有些腼腆地,小碎步地靠近他,伸手递了一瓶热可可,眼睛不敢直视,头都要埋进胸里了。

他只是愣了愣,笑着接了过来,睫毛扑闪扑闪地,在小小卧蚕上投下一片薄薄的阴影。

还是那么好看,就像十四年前我第一次见到他一样,熹微晨光下,那两颗着凉的小虎牙,我怎么就喜欢上了呢。

一波又一波的回忆涌来,最后离开片场时还是浑浑噩噩的,一回酒店,门口又是一大波举着蓝色灯牌的粉丝,我扶了扶额。

突然背后一股力量把我拽进墙角,灯光很暗,王俊凯略显成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嘘,别动。”我这才缓过劲来,透过从头顶树枝罅隙间漏下的点点星光,我终于看清了他的脸颊,他曲线完美的侧脸,甚至是他人中上稀稀疏疏的小胡子。

我忍不住伸出手抚上他的脸,捋了捋他的小胡子,不小心碰到了他水嫩的唇瓣,我的手顿了顿。惊觉到我的触碰,他的头忽然转过来,正好对上我的眼神,我才意识到我现在的举止有多失礼,吓得我缩了缩手,难堪的低下头。

沉默良久,我才想起正事来。“你……干嘛拉我过来啊?”“躲私生。”回答是简简单单但胜过了千言万语的三个字,大概只有做粉丝的才知道这句话里有多少苦楚。“躲私生跟我有啥关系啊?”我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。“我让小马哥穿着我的衣服过去了,你要是这时候出现拆穿他,那计划不就泡汤了。”他不急不躁耐心地跟我解释。“计划?”我问道。

他突然地拉起我的手腕向反方向走去,一边说一边回过头来挑了挑卧蚕:“吃小面。”

“那我……干嘛呀……”

“看我吃小面。”

哦王俊凯你很好,我决定对你脱饭了再见。然而在我的男神贴心地为我点了一份不辣的小面时,我还是愿意继续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的。我正了正身子,看见对面的男神已经吃得窸窣作响,我有些心疼,“多久没吃啦?”他停了停筷子:“只要要唱歌的时候就不吃。”手肘抵着桌子,我托着腮回忆,王俊凯有哪天是不唱歌的?看他吃得尽兴,我也不打断他,就没再问。

“啊……有小面没私生的感觉真好啊”出了店后的王俊凯完全不带偶像包袱地朝着大马路伸着懒腰。看着他略带傻气的小动作,恍惚间觉得他仿佛什么都没变,还是那个青葱稚气的小少年,还是那个我深爱的小虎牙呀。

“还想这些做什么。”我晃了晃头,走上前跟他并排。“小面真不赖。”我装作一副第一次尝试后欣喜的样子。其实没有辣的小面哪里好吃,即使是南方姑娘,追了王俊凯十四年,不至于连他最爱的小面都不会吃,只因为这是他为自己点的面,到了心里,也不是开成一朵铃兰花?

回酒店的路上,他突然变得很安静,兴许是珍惜着没有私生的一分一秒吧,我也不敢打扰,只是时不时来一两句关于明天日程的安排,他也只是点点头示意。之后我们都没有说话,但也不觉得尴尬,也许真如那句话说的:有些默契不需要语言的表达,那些有默契的人就算沉默也好似说了千言万语。我总觉得,我懂他。

快到酒店的路突然变得紧张,换种说法应该是我紧张。一路的沉默一直都很和谐,直到迎来了他的一声喷嚏,他吸了吸鼻子,我才发觉他身上的的大衣躲私生的时候被小马哥穿了去,现在身上只着了一件单薄的卫衣。我探过头:“没事吧?”他本想张口但最后只是摇了摇头。我还真信了他。后果就是他一连打了几次喷嚏,震得整条街都要翻过来了。我赶紧脱下身上的羽绒服,披在他身上,女款羽绒服他哪里塞的下,只好露着两只手勉强捂住,还是我低估了昼夜温差。后来没有了羽绒服的我也打起了喷嚏,他二话不说地就把衣服裹在我身上,于是两个人就这样靠着一件M码的羽绒服回到了房间。

第二天十分荣幸地,我与我的男神在同一天感冒,连医生开的药方都出奇地一致,于是我们两难得地旷工了。一大早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,愣是把正在做着被王俊凯求婚梦的我吵醒了。在敲门声响起的第十下,我才不情不愿地裹着大被子下床给这位破梦主开门。门外站着个跟我处境相同,也裹着大被子的一个大帅哥,长得真像刚跟我求婚的人。我愣头愣脑地眨着惺忪睡眼,没分清现实和梦境:“嘿嘿……你说……你爱我?”他的眼里闪过惊愕,随后有些难为情的红了脸:“啊……这……这你都知道……”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