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race阿景

情字何解,怎落笔都不对。

【凯我】《我是编剧》下

2.

此时的王俊凯像个受气的小媳妇,生病了有些苍白的嘴唇撅成一个弧度,在我看来有几分撒娇的意味,跟昨晚的霸道总裁画风确有些不同。

真是又气又好笑,十分钟前我清醒过来后,王俊凯的脸已经比猴屁股还要红上几分,有些炙热的温度硬是把我从春梦里叫醒。一个大明星站在编剧房门口满脸关公红,不知道的以为我施暴呢。没等他缓过劲来,我已经拉着他进屋拧干湿毛巾叠在他额头,一副操心老妈子的模样。

接着十分钟内,他变脸似的,先是瞪得一双好眼睛傻愣地盯着我,眉心随之皱了皱,眸子随着窗外阳光的角度低垂下来,仿佛少年老成感叹时光不饶人一般叹了口气,而现在,郁闷两个大字已经黑色加粗地写在他脸上。

“一大早抽什么风呢你?”我实在受不了他这受虐的样子。

“你真的……没有表示?”他好像有些委屈。

“啥?什么表示?”我被他问得摸不着头脑。

“就……就内个啊……”刚消退下去的红晕又慢慢爬上来,不知是太紧张还是生病的鼻音,一字一句话在他舌头里打着卷儿。

“…………哪个?”被他这么一来一回的两个问句,我真是怀疑他是不是也在梦里给我表白了,“哎,你说呗,我可能忘了。”脑子里划过方才发生的种种,只留些模糊的画面,声音话语倒还真没留什么印象了。

“哎……你……”他这一口气好像是舒畅又好似纠结,捉摸不透,“想不起就别想了……来日方长。”

他的欲言又止真是恰到好处,可偏偏遇上了我这样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汉子。“诶你不能酱啊,你倒是说啊你!”这回轮我打卷儿了,心急如火自然说话分贝都高了几分。

他听了我这带着浓浓鼻音婴儿撒娇般的呼喊,心情仿佛轻快起来,两颗小虎牙又不自觉地跑出来,颧骨上两道猫纹若隐若现。那天照在他脸上的那束光好像受了他的贿赂,细密的尘埃在他的四周游走,闪着金粉的光芒,夜间的萤火,明日的星辰,大概都不及他耀眼,森林里迷路的精灵,披着斗篷的王子,大概都不及他心动。喜欢一个人的感觉,也许就是某一刻静谧的美好,世间的一切黑暗和空洞都与他无关,只是灵魂赋予你永恒的错觉。

我已经快忘了那时他是如何走到我面前,一手将湿哒哒的毛巾盖在我的头上。我的头发已经有些被染湿,时间走得有些慢,他才深深吸了口气,我听见他温纯的鼻息,良久后是他的手轻轻掀起隔着我的视线的毛巾,他的脸还是有些泛红,微抿着嘴,胸口透过衬衫起伏着,眼神终于不再躲避。

是他带着些许薄荷清香的话语流过我的耳际。

他说:“傻瓜,我喜欢你。”




我傻了一辈子,总算傻到你的心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讲一下这篇《编剧》,起因是我两个北鼻给我写得贺文都不约而同地把我写成编剧,所以有了编剧这个梗,也有了这个脑洞…………

最近学习挺紧的,忙着期末考,这篇是紧赶慢赶写出来的,好好的一个脑洞我觉得写烂尾了,结尾来得太仓促,等放假的时候再更几个甜番,可以期待一下……

评论(3)

热度(16)